就算他忘了过去,你也能换一种方式爱他

就算他忘了过去,你也能换一种方式爱他

文/岸见一郎

亲子之间的关係如果一直很好,子女必须照护父母时会比较顺利。然而,能常保亲子关係良好的人并不多,与父母累积了许多不愉快的子女,对双亲的感情往往十分複杂,当父母需要照护时,子女是被迫重新面对双亲的。

更糟的是,父母可能已忘了过往的一切,但这并不代表恩怨都烟消云散了。纠结往事的子女,面对忘了一切的父母,恐怕更多的是绝望的感觉。
前面曾提到,有一次父亲突然说出「忘了也没办法」这句话,他在说出「就把过去的一切全部忘掉,从头再来就好」的当下,好像恢复到我童年时代认识的父亲了。

平时父亲彷彿总是处于五里雾中,幸而大雾有时也会散去,让他短暂回到生病之前的清明。然而,我却无法判断,这对父亲究竟是幸还是不幸。
因为身在大雾中的父亲,连自己忘了什幺都不知道;大雾散去时的父亲,虽然想不起往事,但是知道自己忘了过去。父亲以前经常说连忘了都不知道很可怕,神思短暂清明的父亲,似乎回到了说这句话时恐惧遗忘的心情。

我明明拥有各式各样与父亲相关的记忆,但是当我们的关係恶化之后,我想起的都是足以证明我们感情不好的往事,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小学时挨父亲揍。然而现在,我已经不知道这件事是不是真的了,因为当时现场没有目击证人,父亲又忘了过去,所以知道这件事的,只剩下我而已了。
就算不是像挨揍这样严重的事件,和父母共同经历的事情是真是假、如何证明,也是个微妙的问题。如果有很多证人,也许可以笃定的说事情就是如此;但如果只有两个人知道,而其中一人又说没有这回事,那可就无法证明事情真的发生过了。

说不定我根本不曾挨过父亲揍,然而我会时不时想起那件事情,代表我潜意识中决定不要和父亲和好。其实此刻当下和过去并无关连,我可以从现在开始与父亲建立良好关係。这样一来,我就不需要想起不愉快的往事了。

我直到父亲宣布「就把过去的一切全部忘掉,从头再来就好」,才不得不承认和父亲的过去已经完全消失,只能重新出发。从那一刻起,回想过去,对我来说已经没意义,儘管过去和父亲关係恶劣,但父亲的宣言,促使我下定决心,不再纠结于过去。

虽然我说要「建立良好关係」,但刚开始照护父母时,不需要设定这幺高的目标,不妨先从「平稳过日子,不要发生大问题就好」开始。如果一向疏于与父母沟通,一开口便会大吵,此时才想和双亲建立良好关係,当然不是件容易的事,但也绝非不可能。

先从做得到的事情,一点一滴着手,慢慢改善关係即可,例如先以「至少可以心平气和的在同一空间共处」为目标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